第六十三章 这就离谱陈伯往事...和陈琛的往事

字数:13380   加入书签

A+A-

    看我的?

    陈琛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要看自己的什么,这样的陈伯自己从来没见过,哪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冷静下来恢复正常呢?

    以陈琛的见识来说。

    陈伯这情况应该是被类似于夺舍或者是操纵了的状态。

    自己之前只知道陈伯有秘密,而且这个秘密不是好事。

    自己要安抚好陈伯。

    怎么安抚?

    有一说一,陈琛现在是真的想不到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够让这种状态的陈伯冷静下来。

    不过......

    自己身边的高手这么多,自己就算是引起陈伯的注意,问题也不大吧?

    “陈伯!”

    看了眼自己身边这帮子凡人眼里的神仙,陈琛心中大定,朝着陈伯的方向喊道。

    果不其然,陈伯的注意力被转移到了陈琛这边。

    那似乎是身体中下意识的动作,来自于潜规则的命令,硬生生地打断了他对南华的出手前摇。

    “嚇!”

    陈伯似乎有些痛苦,整个人朝着陈琛这里冲来,但是看那架势,似乎还是不理智的,有可能会动手伤害到陈琛。

    不过陈琛还是挺放心的,毕竟自己身边的高手们都会出手的。

    对吧。

    仙姑道长们......

    艹!

    人呢?

    陈琛回头寻求点心里安慰,却突然发现刚刚都还站在自己身边的那帮子人一个个都消失不见了。

    就连自家老爹老娘都不见了踪影。

    这帮人怎么一点都不可靠?

    说跑就跑?

    不至于吧?

    陈琛的脑子中迅速地思索了一下一个等比问题。

    自己能够挡下王越的随手一剑,那剑虽是绝技,但是绝技是在于王越的步伐,而不是他递剑的威力。

    那相当于自己等同于王越的一击之力。

    那刚刚王越的无数击之力都被黑化的陈伯给轻松挡下,甚至爆种的王越也只能够给黑化陈伯带来一点点麻烦而已。

    那黑化之下的陈伯,是不是可以一击把自己给秒杀了?

    我带你们打!

    陈琛可不是小女孩子,他可不相信什么意志能够战胜黑化,然后陈伯停在自己的面前,自己鼻尖距离黑化陈伯的剑锋只有一厘米什么的。

    那都是故事!

    故事!

    自己现在是会变成事故的!

    没有办法多做思考,陈琛明白既然自己的天赋技能都不一定能够挡得住黑化陈伯的攻击的话。

    那自己能够拿来抵御的就只有精神力了。

    自己的精神力海广阔无垠,倒是从来没有完全爆发过。

    毕竟完全爆发对周边,对自己都是极大的伤害。

    可是现在完全就顾不上了。

    “给老子停下来!”

    陈琛一声憋屈地怒吼。

    整个人双手张开,金橙色的职牌腾空而起。

    他的双眼爆发爆发出了堪比金乌一般的蓝色耀光。

    整个人的精神力从他的精神海之中汹涌而出。

    甚至因为他的瞬间爆发,那种精神力浓郁得仿佛实质的水流,在空中呈现出透明蓝色。

    无穷无尽的精神力从陈琛的体内迸裂而出。

    在这方天地之间,掀起了精神力的滔天巨浪。

    从陈伯的视角来看,那就是自己仿佛大海上的一叶扁舟,面对着迎面而来的无尽海啸。

    “淦!”

    陈琛爆了声粗口。

    他的精神力似乎真的是没有底的,这种宛若海啸一般的冲刷,一直持续着。

    而黑化的陈伯原本急速突进的身形,也像是被凝固在空气之中一般。

    停滞在原地。

    双手剑把持着剑锋对准陈琛,但是却动不了。

    似乎在陈琛所释放的这种精神力巨浪之中,他的时间速度被无止尽地放慢了。

    这就离谱!

    早知道自己的精神力这么狠,那还担心什么王越?

    不过......

    要是没有人来帮助自己制服陈伯的话。

    那自己就只能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精神力冲刷,才能把陈伯给定在原地,但是这样他自己也动不了啊!

    而且这种爆发性地释放精神力,根本没有办法持续太久。

    那群牛鼻子老道呢?

    不过陈琛突然发现。

    自己这么持续地冲刷着陈伯的身体,他身上的那种黑气竟然有被冲刷走的迹象。

    似乎是一层皮要被从陈伯的身上冲离开来。

    看来有戏?

    或许这才是看我的?

    陈琛没有停下,继续保持着用精神力海浪对着陈伯不停地冲刷着,而陈伯身上那层黑雾的影响也越来越薄弱,似乎真的要脱离开来。

    一旁的南华也观察到了这个情况。

    “诸位,机会来了!”

    南华朝着空中一声高喊。

    原本空无一物的空中,骤然出现了一道道身影。

    他们似乎都隐匿在了空中,如今卸下伪装,踏着半空围住了陈伯。

    老爹和老娘俨然也在其列。

    好家伙。

    原来自己也算是正宗的仙人子弟?

    陈琛突然感觉脑袋发晕,浑身一阵酸痛,精神海的输出明显出现问题了。

    在这种高强度的精神力爆发外泄下,他自己的身体也有承受极限。

    他眼睛一黑,仰后倒下。

    不过在倒下之前,他至少看到了一幕,被他记在了心里。

    是那道黑气形成了黑雾,在自己倒下前最后一波冲刷时,完全从陈伯的身上被剥离开来,而陈伯整个人也向前扑倒摔落。

    而悬浮半空中的术法宗门天使们,也已经缔结好了封阵,朝着那团黑雾压了下去。

    虽然没有看到结果。

    但是。

    陈伯没事就好。

    ............

    等到陈琛转醒过来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处荒郊野外了。

    而是躺在熟悉的府邸之中。

    毕竟家里的装饰,就算离开再久,只要没有变过,那就不会陌生。

    “你醒了。”

    陈琛感觉浑身都不得劲,酸痛酸痛的,脑袋里还有些涨痛,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事情如何了。

    “琰儿......”

    陈琛说话有些含糊,不过嘴巴似乎没有什么干裂的感觉。

    想必是这些日子蔡琰和草儿照顾自己的时候,时不时地给自己润唇吧。

    “咿呀!”

    门打开了,被蔡琰扶着坐起来的陈琛正看到草儿抱着盆水进屋来,应该是要帮他清洁身子用的。

    “少爷醒了。”

    草儿在见到陈琛坐起来的那一刻,眉头才松下,陈琛看她眉间都已经有些痕迹,一眼能看出是这些日子一直紧缩眉头愁的。

    “陈伯呢?”

    陈琛第一反应先问一下陈伯的情况。

    “陈伯没事,他早就恢复过来了。”

    草儿叹了口气。

    这一次陈琛他们离开,她也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凶险。

    那日他们用马车将陈琛护送进邺城的时候,草儿和蔡琰差点就晕倒在家门口。

    好在陈闲夫妇让她们放宽心,只是身体被精神力冲刷得彻底,有些过度疲乏而已。

    这两姑娘就这么在他身边照顾了他这段时间。

    互换着来,一人备东西,一人在床边看着。

    也不知道辛苦疲倦,她们就希望陈琛能够早点醒过来,确认他的安全。

    “辛苦你们了。”

    陈琛和蔡琰她们温存了一阵,便洗漱一番换了身衣裳。

    往陈伯自己的小院子去了。

    他有些疑问需要陈伯为他解答。

    不过没想到,他才刚刚到了陈伯的院子,就看到陈伯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喝酒。

    这么多年,还是比较少看到陈伯喝酒了。

    “少爷来了。”

    陈伯看到了陈琛,笑了笑起身。

    “身体恢复得如何?”

    摆了摆手,表示不碍事,陈琛也不嫌脏,就在陈伯旁边的地上坐了下来。

    他想要听一听陈伯的故事。

    他们爷两的默契,那不需要多说什么客套话。

    陈琛这一座,陈伯看了一会空中的飞鸟之后,便娓娓道来。

    陈伯的故事还要先从二十五年前说起。

    是时,汉灵帝刘宏登基为帝,年号建宁。

    建宁元年,灵帝发动“九月辛亥政变”,掀起朝野一阵大屠杀,其中,以窦武、陈蕃为首的派系被一网打尽。

    当时的虫起是窦武仿照西汉初期蛊逢的三十七剑客所建立的队伍。

    身为蛊逢后人的虫起自然也就加入了这个队伍之中,并且以高超的家传剑术和传承身份,成为了这支队伍的带头人,并且深受属下们的爱戴。

    蛊逢是西汉前期将领,在《史记》之中,被归纳到了《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之中,其中对他的人生概括只有短短的一句。

    “以曲城户将卒三十七人初从起砀,至霸上,为执珪,为二队将,属悼武王。”

    蛊逢本名虫达,名字简单的很,之后在封侯之时记为蛊逢。

    曲城侯蛊逢的剑术,是当时一绝,曾有人评价到,天下登峰造极的剑术有两种,一种是曲城侯的剑术,一种是越女剑法。

    因为蛊逢虽是投奔高祖,但是实际上他一直都是高祖帐下吕泽的心腹。

    吕泽是刘邦的大舅哥,在刘邦打天下时立下了汗马功劳。

    蛊逢一直以来在吕泽身边都是一种和如今王越在刘宏身边的感觉一般,没有正面战场上记载的详尽的战绩,却又在赏罚分明的汉军中被重重封赏,足以可见,他应该也是用他的剑术担任一种突进刺杀一般的任务。

    但是作为吕泽嫡系,蛊逢自然也被视作了吕家一派的人,所以之后在吕家失势之后,蛊逢后人的侯位也被不明不白地撸掉。

    一直到文帝时期才恢复了曲城侯的侯位。

    但是之后数百年里,发生了多少的变数,曲城侯的爵位终究是没有传承下来,到了虫起这一辈,他们已经只是隐居山林之中了。

    而虫起身为蛊逢后人年轻一辈中天赋和实力都是最高的代表人物,他选择走出山林,想到世间建功立业。

    实力强劲的他,单论步战,出世之后还未逢敌手。

    所以虫起也就在士卒中脱颖而出,被窦武相中,成为了他看好的新锐将领。

    只不过还没有等虫起好好地一展身手,窦武势力就倒了,虫起因为加入的时间短,认识他的人少,也没有熟人,只是被压入了大牢,等待研究处决。

    不过他运气挺好的。

    建宁四年正月初三,刘宏行元服,大赦天下。

    虫起也被释放,并且离开了洛阳。

    他从洛阳离开之后,一路到了豫州。

    之后虫起沦落到江湖之中,在江湖上建立起了自己的剑痴的名声。

    许多人都不知道他在军中的过往,只以为他是蛊逢后人出来的一个新高手罢了,毕竟以前也有蛊逢后人出山混迹江湖的传说,那高超剑术,每次一出江湖,除了越女剑法传人能够一较高下,其他剑客基本上都无法匹敌。

    而这一代和虫起名望并驾齐驱的越女剑法传人,是从苏吴北上,说是要将越女剑带到大汉北境的燕北。

    虫起和燕北第一次交手,两人两败俱伤,之后多次约剑。

    竟也成了亦敌亦友的至交。

    每年都会见面比试。

    一直到虫起从洛阳遁逃混迹江湖之后的第五年。

    此时的虫起和燕北的名声已经响亮至极,人称剑道双圣,其中燕北在幽州、冀州、青州都将越女剑法传授给看上的好苗子,他希望越女剑法能够广为人知,而不是单脉失传。

    当年,中州之处,也就是豫州之中。

    发生了一次天灾,和数百年前那个改变了世界格局的陨星一般,有一颗小了无数倍的陨星降落在了豫州之中。

    但是这次的陨星有着极为深重的邪性,方圆数里的草木走兽,都发生了变化,成为了喜好攻击人的凶兽。

    和正常的蛮兽、野兽不同。

    这些凶兽和变异的草木凶性极强,状若疯癫,而且躯体躯干上会有明显的黑色气力。

    当时的术法宗门倾尽四宗人马包围了那块区域,并且也邀请了江湖上实力极高之人,因为这是世俗发现的。

    并且因为他们想要靠近那颗陨星,必须要杀死盘踞在陨星附近的那些凶兽。

    术法宗门的人虽然手段无数,可是在这种近身战斗上自然还是不如一些高手的。

    江湖上声名远扬的虫起和燕北受到了邀请,虫起就在附近,而燕北从外地赶回。

    经过了长时间的战斗,他们解决了所有在陨星外围的凶兽,而最终上百号术法宗门的天使和世俗的高手逼近了陨星。

    而虫起和燕北作为剑道双圣,在最前端,当他们靠近了陨星的时候,陨星却爆裂开来。

    一时间方圆一里之内飞沙走石,黑雾缭绕。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烟沙散去,黑雾消失。

    剩下的人只能看到躺在血泊之中的燕北和其他距离陨星近的人。

    至于虫起,消失不见了,没有半点他出现过的痕迹。

    而陨星也失去了光泽,异变也消失了。

    当时众人散去,原本以为这件事到此为止。

    结果在半旬之后,世间多了一个血剑人屠,传闻此人浑身筋络蔓延,黑气环身,双目赤红。

    剑术极为高超,手持双剑,横扫天下。

    其所过之处,无人生还。

    屠村,屠庄,屠城。

    当此人屠戮了一处偏远小城之后,被术法宗门的道人们围困在了那座城中。

    而术法宗门的道人们也勉强认出了那人,正是虫起,只不过是黑化之后的虫起。

    在云游归来的南华带领之下,众人成功地将虫起身上那奇怪的黑雾封印住。

    虫起身上被刻下了纹路,用以作为封印的阵法。

    而当时出手封印虫起的,是陈琛的爷爷,陈闲的老爹,他用自己的精血封印了虫起之后,不久之后就气劲溃散,精神力消弭,撒手人寰。

    清醒之后的虫起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在了解清楚情况之后,虫起选择到陈家为奴,希望能够弥补自己的过错。

    而当年燕北等人的死,虫起也在为奴之前取得了其他人亲属师门的原谅。

    毕竟当年他也是为了世间和平而去的,他也是个受害者。

    而到了陈家之后的虫起,一开始还好,他在跟陈闲赔罪之后,希望成为陈家家奴,改姓陈,还给自己起了名叫陈奴。

    但陈闲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心胸狭隘。

    他在传承了陈家的命理之术和封禁之术之后,就知道自家老爹估计要出事。

    早有这种准备,但如果不接受虫起,怕是他一辈子良心难安,再说了陈家就剩陈闲一个人了,虫起出山之后也是一个人,一中年一少年,刚好也有个伴。

    所以陈闲接纳了虫起,并且他称呼虫起为陈伯。

    但是仅仅一年时间,他身上的封印就被黑气侵蚀了小半,当时已经当家的陈闲召集了术法宗门的人前来决断应当如何。

    最终是陈闲带着陈伯入驻到了西天瑶池之中,因为西天瑶池有着天下最为安全的封魔山。

    陈伯住封魔山里,耐心地跟体内那股邪祟之气斗争。

    而陈闲则是整天在西天瑶池里骗吃骗喝。

    又因为陈家在术法宗门中有亿点点特殊的地位和当年陈闲他爹的死。

    所以都是当时新接任西天瑶池的瑶池圣女接待陈闲,结果这两个同为家主、宗主的年轻人。

    都没有什么男女大防的概念,也就一来二去**。

    嗯。

    陈闲也确实牛逼。

    在人家女儿国里跟人家女皇直接生娃了。

    而陈家下一代独苗刚生没多久,陈伯再也无法抑制那股邪祟之气,在封魔山中爆发。

    这一次的情况相比于之前好办,倒是不需要死人什么的。

    但是若只是再次封印而已,那每年都必须再来一次。

    那样的话,陈闲身体再好都会被吸成人干。

    而当时命星降世,陈琛的出生出现了异象,牵引着封魔山中的黑雾被压制。

    当时一帮大老爷们抱着陈琛这个孩子实验了很久,才确定了陈琛有天生能够压制这股邪祟的能力。

    而且陈琛还不会受伤。

    并且能够转化这股邪祟的力量为己用,会有明显的精神力增长。

    陈闲这不负责任的爹,灵机一动就把自家刚出生没多久的儿子给卖了。

    用命理之术和封禁之术联结,将陈伯身上的封印和陈琛的精神海联结起来。

    邪祟之力只要想腐蚀封印,那那种能量就会被陈琛吸收掉,扩充他的精神力。

    之后事情结束之后。

    西天瑶池的瑶池圣女跟着陈闲下山嫁作人妻,身为大长老的莲华接任,开始了败家之路。

    而陈伯以陈家大管家的身份,陪着陈琛长大,一陪就是十几年。

    一直到了今天。

    故事讲到这里,陈琛就知道这段过往到底埋藏着多少秘密。

    这信息量似乎有点大?

    他骤然想起了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那种感觉确实是完整的出生,成为人。

    但是当时自己其实灵魂很虚弱,而婴儿也会新生的灵魂会随着认知的增加,成型,强大起来,将自己前世的灵魂杀死。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那样的结果,但是陈琛就是有那种感觉,很强烈。

    而之后他突然就感觉到茫茫之中,有股力量想要入侵,却被自己前世的灵魂吸收了,这突如其来的能量稳固住了陈琛前世的灵魂,并且让他和新生儿的灵魂顺利地融合在了一起。

    以一种生而知之的新生儿灵魂在世上开始他的旅程。

    这就离谱。

    但却是现实。

    陈琛突然觉得,未来的一切,都取决于今日发生的每一环。

    有时候,缘,妙不可言。()